PostHeaderIcon 益阳铁铺岭城址考古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果

益阳铁铺岭城址考古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果

2013年7月21日,益阳铁铺岭城址考古发掘专家座谈会在长沙铜官窑研究中心举行,来自中国秦汉史学会、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、国家博物馆、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、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、陕西省考古研究院、武汉大学历史文化学院、荆州市文物保护中心等单位的10多位专家、学者应邀参加座谈会。与会专家、学者们对益阳铁铺岭城址及其古井群中出土的简牍给予了高度评价,标志着铁铺岭城址的考古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果。
一、遗址概况
铁铺岭城址位于益阳市赫山区三里桥铁铺岭社区,资水与兰溪河交汇处一条东北至西南走向的山岗上,北距资江320米,最高处海拔45米。遗址于第二次全国文物普查时发现,时代为东周至汉代,是益阳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。

2012年,益阳市易盛达置业有限责任公司拟在此地进行房地产开发建设,益阳市文物处于2013年春节前进场进行文物调查、勘探,发现古井10处,5月底在J3发现简牍,湖南省文物局立即报告国家文物局。经国家文物局同意,2013年6月初,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正式对铁铺岭城址进行考古发掘。
二、考古收获
经过一个多月的考古工作,铁铺岭城址发掘总面积700平方米,发现各类遗迹近百处,收获各类文物多多,包括战国至唐宋时期的古井、古塘、生产生活用具、动植物遗迹、简牍等。尤其重要的是在遗址区探明古井15口,目前已发掘9口,其中8口古井出土简牍,时代为战国至三国孙吴时期,古井口径1.2—1.5m,均凿穿深8m以上的红壤,再深入青灰色沙泥层1-2m,青灰色沙泥层是透水层,井的总深度9-10m。      已发掘9口古井的基本情况简述如下:
J1 有陶井圈护壁,陶井圈碎裂后陶片保留原状者六圈。出有简牍10余枚,字体为秦或汉初古隶,有八年字样,故不可能是秦时,应为西汉初年。J2深1.5m,可以排除是井的可能。
J3 口径1.5m,深8.3m。至第五层,深6m时发现简牍。这是益阳考古工作中发现简牍的开端。同出文物很多,有筒瓦、板瓦、汲水罐等。简牍约5000枚,分为木牍和竹简,保存良好,长度一般为23.5㎝。特殊的大型木牍已见3枚,长49㎝、宽6.5㎝。文字是毛笔墨书。目前已知的內容是司法文书和乡、里官佐的任免等,年号有建平、元始等,“建平”是汉哀帝刘欣年号,“元始”是汉平帝刘衎年号。这些简牍是西汉晚期刘姓长沙国益阳县衙署档案。
J4 出有简牍3枚。井底有方形木框三层。
J5 井壁严重坍塌,出有汲水罐、筒瓦、板瓦和西汉中晚期简牍。
J6 井壁严重坍塌,目前正在清理中。出土有陶器、青瓷器、铜镜、木简。出有木简200多枚,有钱粮出入账目等,年号有“嘉禾”。
J7 陶井圈护壁,出土有筒瓦、板瓦、陶器、简牍。简牍内容有公私文书,是西汉初年吴姓长沙国益阳县档案,其中有长沙哀王吴回三年、汉惠帝四年文书。
J8 出土有大量生产生活用物品,简牍10余枚,其中有简文为楚国文字。
J9 出土大量生产生活用器具,有铁质、铜质的刀、削、锛、锯、锸、镞,陶瓦、空心砖,陶器,漆木器(木耜),简牍等。简牍最早可能到战国楚国晚期。陶器,特別是陶釜、盆、罐,个体很大,应是当时益阳县衙署食堂专用。
三、考古成果价值判断
1、该遗址完整地、未间断地保留下了战国、秦、两汉、三国孙吴时期的遗迹遗存,这种考古遗址在全国十分罕见,是湖南乃至全国城市考古学研究不可多得的、特别重要的遗址,也是探索益阳二千年历史发展的活标本。此次考古发现的战国至唐宋时期的古井、古塘、生产生活用具、动植物遗迹、简牍等,证明了铁铺岭城址所在区域是当时益阳县衙署所在地;此次考古发现的、年代可到秦朝的大型空心砖,在湖南是首次发现;遗址所在的铁铺岭整个区域,还勘探发现了古城、古城壕、衙署遗迹遗存,遗址区古井、地貌、水系等基本格局两千年来演变的历史痕迹清晰可辨。
2、铁铺岭城址简牍发现之普遍、时代延续之长、数量之巨大,在湖南乃至全国都是极其罕见的。这批简牍数量多,目前已清理出5000余枚,年代跨度长达约500年,涉及的历史王朝有战国、秦、两汉、三国孙吴等,内容多是当时的司法文书、吏员管理等。吏员管理,包括吏员人数统计,乡、里官佐的任免。司法文书方面,多为刑事案件审结记录,详细记录有文书产生的年、月、日,承办官吏的职位、姓名,涉案人员,案件发生的时间、地点和经过,判决结果,记录者书佐姓名等。地点涉及范围广泛,具体记录方式为郡、县、亭或郡、县、里,有长沙、益阳、茶陵、临湘、索、南阳、宛邑、南郡、江陵、新安里、万岁亭、益阳亭等。官吏职位设置则包括守、相、令、长、掾、吏、佐、尉、中尉、亭长等。在一枚大型木牍上,记载的是一个叫“勋”的吏员,在把钱从益阳运到长沙时,贪污了一些,后来案发,案子于元始二年审结,结果是判刑3年并追回赃款。
尤其重要的是,这批简牍记载的部分内容不见于以往发现,如其中有关秦二世时期的文告,是简牍考古发现史上的首次发现。还有一件觚上发现有“张楚之岁”的字样,“张楚之岁”的“张楚”究竟何指?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研究员胡平生认为,陈胜起义之后所建立的张楚政权,也有“张大楚国”之要义,古今文献中关于张楚政权的记载非常少,《史记》《汉书》中也只是一笔带过,所以,此次出土的写有“张楚之岁”的觚,为人们研究张楚政权提供了新的线索。考古发掘领队张春龙认为,这里的张楚并非年号,仅只是一个年份,“张楚之岁”指的是陈胜起义之后的那一年,而这同时说明陈胜起义在当时产生了极大的影响。武汉大学历史文化学院院长陈伟颇为认同张春龙的说法,他还进一步补充说,马王堆汉墓出土的简帛上发现有“张楚”两字,而在里耶秦简当中,也有一枚写有楚国文字,三者之间应该存在关联,而且在时间所指上可能是一致的。
3、铁铺岭城址古井布局相对集中、延续时间长、大部分井中出土简牍,这在全国同类考古发现中也是绝无仅有的。迄今已在遗址发掘区域发现14口古井,几乎每口井都有简牍出土,有的井还保留了完整的井壁、井圈,掘井年代与使用年代也比较清楚,不同年代的井特点、特色也比较鲜明。
通过这次考古发掘,可以明确铁铺岭城址是战国、秦、两汉、孙吴各朝益阳县衙署所在地,各时期的简牍可以弥补历史文献的不足,既可编缀益阳的远古历史,也可以推而广之,据此研究各朝的政治、经济、司法制度,了解县乡政府的运作和普通吏员、百姓的生产生活情況。铁铺岭城址以及这批古井与简牍的价值到底有多大,如何保护好、研究好、利用好这批古井与简牍,已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。我们希望通过继续做好遗址周边相关遗迹遗存的调查勘探、古井发掘以及出土简牍的保护研究工作,推动铁铺岭城址的考古工作取得更辉煌的成绩。